首 页 吉林快讯 民风民俗 吉林美食 风景揽胜 文博天地 农业科普 艺苑名人 地方戏曲 文化机构 本地媒介 友情链接
您的位置:首页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前郭尔罗斯乌力格尔说唱艺术

前郭尔罗斯乌力格尔说唱艺术
 

  历史渊源:

  乌力格尔艺术在前郭尔罗斯源远流长,是古老萨满神祠逐步民俗化的产物。它融汇了蒙古族史诗说唱、祝赞词、好来宝、叙事民歌、祭祀音乐,以及北方汉族曲艺等各种艺术精华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乌力格尔是由“潮尔”(马头琴)为伴奏乐器的说唱艺术“陶力”(专门说唱诗史的艺术形式)发展而来的,并逐步取代了“陶力”,形成了以“胡仁”(四弦琴)为伴奏乐器的说唱艺术。

  经过前郭尔罗斯常明、青宝、白音仓布等几代“胡尔沁”(乌力格尔艺术人)的不断学习、综合、融汇,乌力格尔艺术在前郭尔罗斯影响不断扩大,并且开花结果,形成了独有的特征。一是继承古老传统,创作出了《阿勇干?散迪尔》;二是有所创新,创作了与时代发展相符的《折箭同义》,在内蒙古成吉思汗庙落成典礼上演出,得到内蒙古艺人的一致肯定,并引起轰动;三是在改革开放的感召下,老艺人白音仓布在他83岁时,完成长篇书目《陶克陶胡》,1990年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和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再一次推动了前郭尔罗斯乌力格尔艺术的发展。

  为了传承这一民族文化,前郭县先后成立了民族文化馆、民族曲艺社,建立说书厅,并组织艺人学习,考核发证,组织演出,创编新书目,挖掘文艺遗产,促进了前郭尔罗斯乌力格尔的繁荣,涌现出一批新的胡尔沁群体。2002年,承办了全国蒙古族琴书调录大会;成立了全国蒙古语说书学会,并在“查干湖蒙古族民俗旅游节”上举办乌力格尔专场演出。2004年,以乌力格尔为主要表演内容的乌兰牧骑演出队组建为乌兰牧骑艺术团,进一步加大了乌力格尔的弘扬力度。

  基本内容:

  乌力格尔,是蒙古族民间艺人用四弦琴为伴奏乐器、说唱故事的一种曲艺形式。“乌力格尔”蒙语意为故事,伴奏所用的四弦琴蒙语叫“胡仁”。由一人或多人以四弦琴等乐器自行伴奏,表演者坐着用蒙古族语言进行“说唱”表演的曲艺形式,唱词多为即兴吟唱,有固定的曲调。

  乌力格尔是前郭尔罗斯蒙古族群众长期以来喜闻乐听的艺术形式之一。它有专门的说书艺人,蒙语为“胡尔沁”。一人、一琴,用多种曲调来表达不同感情,不同情绪,描述不同场面和不同人物,有一定的灵活性。乌力格尔的唱词主要是为叙述故事情节,语言更直接,更口语化,通俗易懂,加之艺人高超的艺术技巧,使故事更加丰富多彩。在曲调上,艺人根据传承和自己掌握的曲调,讲述故事时,可有一定的变化,同一曲调可用在不同的地方,同一内容可选用不同的曲调。

  乌力格尔讲述内容多是传说故事和史书演义,反映蒙古族历史的书目如《格萨尔》、《江格尔》、《降服蟒古斯》、《青史演义》等,还有大量蒙译汉文著作书目如《唐代五传》、《三国演义》、《封神演义》等古典名著。

  前郭尔罗斯乌力格尔,有自己独有的调式、结构、语言等。一方面由于前郭尔罗斯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区,蒙古族群众生产生活、风俗习惯、兴趣爱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绝大部分蒙古群众都用汉语会话;另一方面艺人们为了增强表现力,在说唱中把一些生动、有趣的汉族方言、俗语也用到乌力格尔之中,不但未形成语言障碍,而且产生了更加贴切、活泼的艺术效果。演唱,有的唱词前一句是本体,后一句是对本体蒙语的汉译。如“查干贺日莫万里长城”,“查干贺日莫”蒙语意为长城,实际蒙汉语所说的都是万里长城。有的说唱直接用汉语叙述,如“偷梁换柱”、“昆仑山”、“不怕青龙万丈高,就怕白虎躬躬腰”等,这种蒙汉并用的说唱形式,在前郭尔罗斯艺人们演唱的乌力格尔中最为普遍,被群众认可和接受,体现了既原汁原味,又蒙汉皆宜的独特的前郭尔罗斯乌力格尔艺术。

  相关器具、制品作品:

  乌力格尔所用乐器只有一种,叫四弦琴,蒙古语叫“胡尔”,也叫“都日奔齐和图胡尔”,意即“有四个弦轴的琴”。四弦琴历史悠久,它源于我国北方奚部的奚琴。清代四弦琴又称提琴,用于宫廷音乐番部合奏中,形制已和今日蒙古族四弦琴相同。蒙古族四弦琴有高音、中音和低音3种。

  四弦琴由琴头、琴轴、琴杆、千斤、琴弦、琴筒、琴码、琴弓组成。四弦琴音质浑厚深沉,富有草原韵味。享誉海内外的四弦琴演奏家苏玛就是前郭尔罗斯人,他创作的四弦琴乐曲有《八音》、《赶路》等。

  前郭尔罗斯乌力格尔书目既有蒙古族的《青史演义》、《嘎达梅林》和《镇服蟒古斯(魔鬼)》故事等,又有移植翻译的汉族传统书目《隋唐演义》、《三国演义》、《水浒传》、《唐代五传》、《粉妆楼》等,以及当代长篇小说、《林海雪原》、《新儿女英雄传》、《烈火金刚》等。自创书目突出的有三本:《阿勇干?散迪尔》、《折箭同义》、《陶克陶胡》。目前搜集整理到的各类书目有200多个,曲调110多首。

  基本特征:

  前郭尔罗斯乌力格尔,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形成了如下一些基本特征:

  (1)至今仍有蒙族家庭遇到喜庆日,邀请乌力格尔艺人演出,形成了对民间活动的依存性特征;

  (2)在长期演出和其它礼俗活动中,形成了根据活动进行的不同阶段的内容演奏比较固定的成套词谱,因而形成了参与礼俗活动的程序性特征;

  (3)既有源于对蒙古族说唱史诗的继承,也有对蒙古民歌等的广泛吸收,又有从汉族戏曲、曲艺中引进,因而具有曲目形成的多源性特征;

  (4)乌力格尔艺术对生产、生活中的客观事物,采用拟声、状形、达意、传情、描事等手法,而构成相应的多种表达方式,因而具有说唱构成的多样性特征;

  (5)乌力格尔艺术在演奏时以四弦琴为主,因而构成一器独奏性特征;

  (6)乌力格尔艺术并不那么繁复、华丽,一人一马一琴走天下,具有简朴性特征。

  主要价值:

  具有上述特征的乌力格尔艺术,在整个前郭尔罗斯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是最典型的民族艺术表现形式。它是古老郭尔罗斯艺术和优秀民间文化的遗存,发掘、抢救、保护乌力格尔艺术,其价值主要有两点:

  (一)学术价值。在中国曲艺史中,乌力格尔艺术曾占有一席之地。作为前郭尔罗斯民族文化中占有一定位置的乌力格尔艺术的发掘、抢救和保护,将带动和促进整个前郭尔罗斯民族文化的弘扬。它的丰富内容和特征,及其传承历史,在中华其它曲艺中实属少见。发掘、抢救和保护乌力格尔艺术,不权对丰富和完善中国曲艺,乃至对世界曲艺的丰富和完善,都将产生一定的推动作用。

  (二)实用价值。发掘、抢救、保护乌力格尔艺术,对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加强前郭尔罗斯乃至全国的民族团结和精神文明建设,提高人民群众的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都将产生重要的促进作用。

  

 
吉林省文化信息网 吉林省长春市新民大街1162号 邮编130021 吉林省图书馆维护 建议分辨率1024*768浏览 IE5.0以上版本